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动态>>心·专栏


荣格和弗洛伊德对梦和象征的解读

更新日期:2021-09-23 03:07:29

一、弗洛伊德对梦的解读

弗洛伊德相信,在睡眠状态下,被禁止的愿望从白天的压抑中解放出来,寻求进入意识之中。按照弗洛伊德的观点,梦的功能就是防止此事的发生:它们通过把不可接受的愿望转化成一套可以接受的意象,从而使自我得到保护,因此做梦者能够继续睡眠。弗洛伊德在《梦的解析》中写道: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所有的梦都具有便利性,它们达到延长睡眠的目的,而不是将人唤醒。梦是睡眠的守护者,而不是它的干扰者”(第330页;弗洛伊德以斜体强调)。

梦是潜意识压抑力,或称超我,它使得被禁止的愿望(弗洛伊德称之为梦的潜意的内容)被伪装起来,以某种既不会干扰自我、也不会唤醒做梦者的方式出现。这样,梦本身即是伪装的愿望的显意的内容。

潜意识压抑力利用了多种手段,例如移置作用(displacement)、凝缩作用(condensation)、象征作用(symbolization)和图示作用(pictorialization),这些防御性的转化是显意的梦常常呈现出怪诞或非理性的性质的原因。

 

 

弗洛伊德对梦进行解释的目的就是为了揭示潜意识压抑力的作用。这是通过自由联想的方法来达到的;正如弗洛伊德所说:

“要想恢复梦的工作所毁坏的那些联系,这项任务必须通过解释过程来完成”(同上书,第422页)。因此:“梦的解释是认识心灵的潜意识活动的绝佳途径”(同上书,第769页;弗洛伊德自己以斜体强调)。换句话说,梦是有待破译的密码,有待分解的乱麻,如此它的意象才能被还原到其基本意义。

弗洛伊德相信,梦从两个来源把出自记忆残留的显意的内容塑造成形:从前一天的事件和从童年时期的事件。

荣格接受了这种观点,但他走得更远,认为梦还借助于第三个更深刻得多的根源,它属于人类进化的历史,他称之为集体潜意识。

此外,弗洛伊德相信,导致梦的产生的那些被禁止的愿望在本原上主要是性欲的。而荣格则坚信,梦起源于人类更加广泛的关注,也就是说,对人类存在这一基本问题的关注。

 

 

二、荣格对梦的态度

不过和弗洛伊德不同,荣格从未对梦采取过武断的态度。相反,他可能有点过分谦虚了。他写道:

“我没有关于梦的理论,我不知道梦是怎样产生的,而且我根本就不能肯定,我处理梦的方式是否可以称得上是一种‘方法’”(《荣格全集》第16卷,第86自然段)。

 

 

但是,在发表了这通拒负责任的声明之后,他接下来摒弃了弗洛伊德梦的理论的基本原则,以自己的意见取而代之。事实上,根据对梦的研究,弗洛伊德的大部分假设已被证明是站不住脚的,而荣格的假设则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

例如,所有的哺乳动物都做梦,而人类的婴儿把他们的很多时间都用在REM(快速眼动)的有梦睡眠上,在子宫里和出生后都是这样,这些已经确定的观察发现似乎驳倒了以下观点,即梦是被压抑的愿望的伪装的表现形式,或者它们的主要功能就是保护睡眠。

荣格所认为的那样,梦更有可能是精神的自然产物,它们执行某种稳态或自我调节的功能,它们出于个人调节、成长和生存的需要服从适应性变化这一生物学规律。

荣格关于梦的理论可以总结为以下4条:

1.梦是自然的、自发的事件,它们的进行不依赖于有意识的意志或意向;

2.梦是有目的的和起补偿作用的,它们旨在促进人格的平衡和个体化;

3.梦的象征是真正的象征,不是符号,它们具有一种超越功能;

4.要使梦的治疗力量发挥更大的作用,扩充(amplification)和积极想象是更好的手段,而非基于“自由联想”的解释。

我们将逐一对它们进行思考。

梦是潜意识精神没有偏见的、自发的产物,不受意志的控制。

它们是纯粹本性;

它们向我们展示的是未加修饰的、自然的真理,因此,和其他任何事物不同。

当我们的意识偏离其基础太远、并且陷入绝境之时,梦能够向我们反馈某种态度,这种态度与我们人类的基本本性正相一致。(《荣格全集》第10卷,第317自然段)

梦是“以象征的形式对潜意识中的实际情境进行的一种自发的自我描绘”。(《荣格全集》第8卷,第505自然段)

“外显的”梦境就是梦本身,包含着梦的完整意义。当我在尿中发现糖时,它是糖,而不只是蛋白的一个虚假外观。弗洛伊德所称的“梦的表面”是梦的费解之处,而这实际上不过是我们自己缺乏理解的一种投射。我们之所以说梦有一个虚假的正面,是因为我们没有看透它。(《荣格全集》第16卷,第319自然段)

荣格喜欢引用《塔木德经》,大意是,“梦是对它自己的解释”。那么,为什么梦需要得到解释呢?并不是因为它们是伪装,而是因为它们的意义是用形象化的“语言”来阐述的,只有把它们变成文字时,才能被自我所理解。

 

 

“整个梦的工作本质上是主观的;梦就是一个剧院,在这个剧院里做梦者自己就是场景、演员、提白员、舞台监督、作者、公众和批评家”。(《荣格全集》第8卷,第509自然段)

认为梦只是被压抑的愿望在想象中的实现,这种看法已经无可救药地过时了。确实,有些梦明白无误地代表了愿望或恐惧,但所有其他的内容又怎么说呢?

梦可以包含必然的真理、哲学的看法、错觉、狂野的幻想、回忆、计划、预感、无理性的经验,甚至心灵感应的幻象,天知道除此之外还有些什么。(《荣格全集》第16卷,第317自然段)

荣格提出,梦执行一种补偿功能,以便令自我意识那些片面的态度达到平衡,这种观点和他关于精神稳态的概念是一致的。在第248页所引用的那段话中荣格宣称:

“补偿理论是精神行为的一条基本法则”;他接下来继续说道:“一方的缺失将导致另一方的过量。同样,意识和潜意识之间的关系也是一种补偿。这是梦的解释的一条百试百灵的规则之一。当我们着手解释一个梦时,询问以下这个问题总是有帮助的:它补偿的是哪一种意识态度?”(《荣格全集》第16卷,第330自然段)。

梦“总是强调另一方面,为的是使精神保持平衡”。(《荣格全集》第7卷,第170自然段)

 

 

三、还原论——目的论

荣格的补偿概念可以看作是对弗洛伊德的愿望满足理论的一种扩展,因为两者都把梦看作是意识获得之前无法得到的和潜意识的东西的一种手段。

但是,弗洛伊德认为,梦的目的是欺骗性的,以便智胜潜意识压抑力,使得阴影能够以伪装的形式进入意识,而荣格认为,梦的目的是通过使重要的潜意识潜能能被整个人格所用而服务于个体化。

弗洛伊德使用的是因果论或还原论的方法,把梦的内容追溯到婴幼儿时期的本能起源;与此相反,荣格提出的是一种建构性的、目的论的方法,这种方法寻求发现梦的内容可能会引向何方。

在荣格看来,和梦在早期个人经验中可能的起源相比,它的未来影响对人格发展(以及对获得积极的治疗效果)更有意义。追溯象征的过去,等于是剥夺了做梦者享受象征对现在和未来的贡献的权利;采取一种本质上是还原论的观点,等于是否定了精神系统创造性的、寻求目标的力量。

“心理事实绝不可能完全依靠因果关系得到解释;作为一种生命现象,它总是牢不可破地和生命过程的持续联系在一起,这样它就不仅是已经进化了的,而且是持续进化的和富有创造性的”(《荣格全集》第6卷,第717自然段)。

因此,梦服务于自性的目的论规则,而自性永不停息地为其自身在生命中的实现努力。

 

 

四、弗洛伊德与荣格对象征的不同解读

在荣格和弗洛伊德的意见分歧中,没有一个领域比他们对象征的不同态度更能清楚地反映他们之间的气质差异了。

对弗洛伊德来说,象征是某种潜意识概念、冲突或愿望的比喻的表现形式。它是一种替代——形成,把它所代表的概念的真实意义有效地伪装起来:一把剑是阴茎的象征,它的鞘是阴道的象征,把剑放入鞘中就是性交的象征。

就荣格而言,他根本就不认为弗洛伊德的象征是一种象征;它是一种符号(sign),因为它通常指向已知的或可知的事物,体现的是固定的意义。

荣格认为,象征是有生命的实体,力图表达之前未知的事物;它们是直觉的概念,从它们创造出来的那一刻起,就不可能以任何更好的方式得到阐述。因此,象征的“意思比它们所说的要多”,并且是“对我们的思想和情感的一种永恒的挑战”(《荣格全集》第15卷,第105、119自然段)。

对象征作用的这些不同的看法一方面是弗洛伊德的还原论定向、另一方面是荣格的精神及其功能的目的论定向的进一步的表现。

对荣格来说,象征是自然的成长因素,它们使得人格的发展、冲突的解决和对两极对立物的超越成为可能。为此,他认为,象征具有超越功能,对所有从一种心理状态转向另一种状态的转换起到促进作用。因此,对治疗和自性的个体化来说,象征是不可或缺的。人类在这个世界上的卓越地位应归功于这样一个事实,即他们是能够制造象征的动物。

 

 

荣格的智慧老人——“斐乐蒙”

对超越功能的思考把我们带入了荣格理论的核心,即他对悖论的钟爱和对对立物(opposites)的生成力量的颂扬。他写道:

“对立物是所有精神生活根深蒂固和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荣格全集》第14卷,第206自然段)。

所有的对立物都具有内在的不可和解性:但是,任何一对对立物之间的冲突都会产生张力,这一张力促使精神寻求超越两者的第三种可能性。如果一个人能够学会承受对立物不可避免所带来的张力,那么,问题就会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善与恶、爱与恨、怀疑与确信得到了和解,在意识和潜意识、人格面具和阴影、自我和自性之间将会出现一个新的综合体。这些和解既不是通过理性的方式、也不是通过智识的方式获得的,而是通过象征作用,通过象征的超越功能获得的。

因此,象征的创造性工作是个人发展和治疗实践获得成功的关键。

 

 

荣格梦中的意象:以利亚,莎乐美

对荣格来说,对一个梦进行研究,其出发点并不是解释,而是“放大”(编者注:扩充)——就是说,进入梦的氛围,确立其情绪状态及其意象和象征的细节,以这样的方式来放大梦本身的体验。如此它对意识的影响便得到了加强。

由于每一种象征所包含的内容远非言语所能完全表述,因此不应把它“还原”到其根源,而应从原型的视角来考察其影响。我们应该围绕梦的象征而行(circumambulate),容许它们的各个方面向意识揭示出来,而不是把梦分解成一系列的智识阐述。个人的联想需要被考虑进去,但是,如果我们想要接收梦所提供的一切,那么,对梦的意图的全面评价就不能仅仅停留在此。

梦中,可以感受到一个明确的结构,荣格把它分成4个阶段:

1.呈现(exposition),设定情节发生的地点,常常还有时间,以及剧中人物;

2.情节的发展(development),在这一阶段中情境变得复杂,“一股明确的张力开始形成,因为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3.高潮(culmination)或突变(peripeteia),此时“某件具有决定意义的事情发生了,或某件事情完全改变了”;

4.消散(lysis),梦的工作的结尾、解决或结果。

(《荣格全集》第8卷,第361—364自然段)

本文节选自《简析荣格》,作者:安东尼·史蒂文斯;翻译:杨韶刚;著作权归原作者及译者所有。文中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上一篇:所有不满的后面,都有一个你认为的“应该”

下一篇:用好“心理放大镜”改变自己不良心态

首页
电话咨询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