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动态>>心·专栏


对话荣格:情绪、无意识、人格因素如何影响我们的身体?

更新日期:2021-04-30 09:05:58

荣格谈心身医学——关于疾病的心理因素

Dr. Evans: 我们谈一谈心身医学领域中,关于我们的无意识,人格中的情绪要素……

Jung: 作为分析师,我目睹过很多慢性肺结核的不治而愈,病人需要重新学习如何呼吸;但仅仅学如何正常呼吸是不够的,还要了解他们的“情结”,病才会好起来。

Dr. Evans: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肺结核的心理因素(心理因素导致肺结核)感兴趣的,很多年前吗?

Jung: 当时我还是个分析师,我对心理因素一直很感兴趣,自发的兴趣,因为我了解得太少了,又或者说我注意到人们了解(心理因素)太少了……

Dr. Evans: 那么,这些情绪、无意识、人格的因素是怎么影响我们的身体的?美国过去的经典例子是消化性胃溃疡,我们相信这(胃溃疡)是情绪因素引起的疾病,当然,我们已经将这些想法扩展到许多其他领域。

例如,我们已经发现,有些病受情绪因素影响并加重,(情绪因素)不仅让人得病,还加重病情,或有时可能确实出现病理学上也没有的症状。例如,美国许多心理医生,也就是你说的分析师认为,60%或70%的患者并没有器质性的病症,其实他们患的是心理因素引起的心身紊乱。

Jung: 对,我们都知道,50年前就有人发现了,但现在问题是怎么治愈这些人(笑声)。

Dr. Evans: 说起心身障碍,结核病就是一个例子,我们现在对这一问题的进一步研究非常感兴趣,你对此有何看法,为什么患者会选择产生这些症状?换句话说,为什么他们会呈现这些症状?

Jung: 患者不能选择的,是这些症状发生在患者身上。你可以问问那些被鳄鱼咬的人,你是怎么被这只鳄鱼咬的?(笑声)是鳄鱼选择你啊(笑声)……

Dr. Evans: 当然,这意味着在某种程度上,患者无意识里就被选中。

Jung: 不,甚至不是无意识的。

Dr. Evans: 你不相信在个人的人格里能找到原因吗?

Jung: 这是夸张地说明了这(无意识)的重要性,就像(说)患者选择了这些病症,这些病症抓住了患者。

Dr. Evans: 对,即使无意识上不存在这种自由选择。现在在心身医学领域,学者发现心理因素会导致癌症的线索,你不觉得惊讶吗?

Jung: 一点都不,我很久以前就知道这些了。你知道吗,我们50年前就有这样的个案了。例如,胃溃疡、肺结核、慢性关节炎、皮肤病等等,全部都是一定条件下引起的心身疾病……

Dr. Evans: 即使癌症,事实上癌症可能也……

Jung: 嗯,我不能保证,但我发现一些案例,我以为这里没有心因性因素去滋养病症,但其实心身疾病太普遍了,就像社会惯例一样。

Dr. Evans: 例如,有些研究表明,美国的犹太妇女几乎很少患阴道癌,如果得癌症,也是在乳房部位的……

Jung: 我敢肯定,很多心身疾病的证据能在癌症上找到,你能发现这里总有问题围绕着如何处理这些(心身疾病),一切都有可能导致这些病,每种疾病都伴随着心理因素,但这视情况而定,这因人而异。

你(心理医生)能否恰当地从心理上治疗病人,会起到很大的帮助,即使你不能证明这病就是心因性的,否则你可能患上类似的心理因素引起的心理疾病或困境。因为你能接触到这个传染的(心理因素),心绞痛就是这样的心身疾病,虽然心绞痛的生理原因并不是心理上的,但这算是传染病,但为什么?

这就需要用心理学解释了。一旦确认患病了、发高烧了、肿胀了,你就不去治疗心理上的问题;然而患者拥有正确的心理态度,是可能避免发病的。

Dr. Evans: 所以对于大众而言,尚且新鲜的心身疾病,你都已经了解过了?

Jung: 是的,很久以前我已经熟悉这些东西了。

Dr. Evans: 所以你对这些新发展都不意外了。

Jung: 例如,精神分裂症的毒性方面,我50年前就发表过研究了,50年过去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美国的科技遥遥领先,但在心理学方面,你们(美国)还落后50年呢。你们就是不太了解(心理学),这是个事实。(笑声)我更正一下,我没有冒犯你们的意思。你们就是还没意识到什么是心理学,这里面有很多人类都不知道的东西。我告诉你这些案例,哲学家也不知道无意识是什么;他(哲学家)可能觉得是鬼魂之类的,每个人都说我是神秘主义者,甚至是疯子,(笑声)他们不知道心理学的主旨。

与历史进行联结对个体疗愈的作用

Dr. Evans: 你认为人文学科对想要探索自性化的个体来说,重要吗?

Jung: 如果一个人看不到人文学科对人类的意义,他就会失去与家庭的联结,一个人脱离开与过去人类生活方式的联结,就像藤蔓离开根茎,这就是人类一直以来的生活方式,人类总是生活在神话里;而现在我们以为我们只是诞生在此时,我们能脱离神话,却也同时脱离人类的历史。这是一种病,这是一种完全异常的病态,因为人类不是突然在今天出生的,人类是曾经生活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中,有着特定的历史特质的。因此,只有人类和历史产生联结,他才是完整的。

当你成长过程中没有和过去的联结,就像你生来没有眼睛或耳朵,从自然科学的角度来讲,“人类不需要和过去的联结,这些联结可以被擦除掉”,这是对于人类的阉割。

现在我从个人实际经验来观察,这种过程具有非常意想不到的治疗作用。我告诉你这么一个个案:

有个年轻的犹太女孩,她爸爸是个银行家,她接受的是完全功利化的教育,她也完全不知道任何传统,但我深入了解她的经历,我发现她接受的是完全功利化的教育。我发现她的祖父与Galicia有关( a Saddik in Galicia)。

当我知道这些,我就看清了整件事,那女孩遭受严重的惊恐发作(障碍),之前就接受过精神分析的治疗,但是不见效果。而且她被惊恐折磨得很厉害,保持兴奋状态之类的,然后我发现这女孩失去了和过去的联结。

例如,她祖父曾是个神父——他就生活在神话中,而且她爸爸也曾遭受过类似的惊恐体验,所以我只简单告诉她:“你可以勇敢地面对你的恐惧,你知道自己失去什么了”。她当然不会这么做。我又说:“(这是)你对耶的恐惧”(“Your fear of Yahweh”),你知道吗?结果不到一周,她从多年糟糕的焦虑状态中走出来了,因为我的话就像闪电一样击中了她。我只能说,因为我知道她完全迷失了,她以为她在某件事情上进退两难,但她其实是迷失了,遗失了些东西。

如果我们都是平均数,那么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越是让人们变成平均数,对社会带来的破坏就越大……

如此你看,我有很多类似的个案,自然而然的,这让我深入到关于原型的研究里。



上一篇:14件让你感到幸福的小事

下一篇:自我过度牺牲是为获得关系与认可

首页
电话咨询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