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动态>>心理百科


儿童精神分析的开拓者——梅兰妮·克莱因

更新日期:2021-10-19 08:24:20

梅兰妮·克莱因(Melanie Klein 1882.3.30-1960.9.22)女,奥地利精神分析学家,儿童精神分析研究的先驱。她提出了许多具有深远意义的创解,开拓了理解最早期的心理历程的途径,被誉为继弗洛伊德后,对精神分析理论发展最具贡献的领导人物之一。她出生于奥地利维也纳一个犹太知识分子家庭,因癌症逝于英国伦敦。

NO.1 丰富而坎坷的前半生

1882年3月20日,梅兰妮·克莱因出生在奥地利的首都——维也纳,这是一个美丽的城市,她在这里度过了她的童年。她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可她总感觉自己不受欢迎,受到父母的排斥。

父亲很少关注克莱因,可能是因为当克莱因出生时,她父亲已经50多岁了。克莱因与母亲更亲近,她羡慕母亲的美丽,钦佩她的聪明和强烈的求知欲,但同时母亲严格控制让她感到窒息。

克莱因特别喜欢比她大四岁的姐姐西多妮。西多妮花了很多时间教克莱因学习数学和阅读,但不幸的是她在克莱因四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克莱因非常伤心,她一生都没有从痛失姐姐的悲伤中摆脱出来。

姐姐西多妮去世以后,克莱因开始迷恋比她大五岁的哥哥伊曼纽尔。哥哥伊曼纽尔对文学、艺术、音乐有浓厚的兴趣,弹得一手熟练的钢琴,文章也写得小有名气。他与克莱因分享这些乐趣并带她加入他的朋友圈子。克莱因崇拜自己的哥哥,也许正因为如此,才使得她与异性交往有相当困难。

克莱因18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了。当她20岁的时候,她深爱的哥哥伊曼纽尔也死了。可以想象当时的克莱因有多么的伤心。

还还没有从哥哥的伤痛中走出来,她接受了她的表哥亚瑟·克莱因(Ar的求婚,并且育有三个孩子。在怀有第二个孩子时,梅兰妮患有了严重的产前抑郁,加上与丈夫的生活不和,梅兰妮变得非常沮丧。在整个过程中,是她的母亲给了她巨大的支持,帮助她度过这段难熬的岁月。

在她32岁的时候,克莱因的母亲去世,她再一次陷入到抑郁当中。

在接受了桑德尔·费伦兹的精神分析治疗后,埋下了她此后一生从事精神分析的种子。梅兰妮早期深受弗洛伊德的影响,她最早接触的精神分析的读物便是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那时,弗洛伊德的《哀伤与忧郁》,《精神分析治疗的发展趋势》相继发表,梅兰妮深受鼓舞,对于精神分析也更加着迷。

心理疗法救了克莱因。她离开了丈夫,读了她能读的所有东西,去听讲座,开始自己出论文。她很快与弗洛伊德的研究方向分道扬镳,开始研究鲜有精神分析学家研究的一个领域,儿童精神分析。

NO.2 发展精神分析理论

弗洛伊德怀疑孩童可能永远不合适被分析,他认为孩童的大脑完善程度不够,尚未有可供分析的潜意识。但是克莱因认为,精神分析学者可以取得孩童关心内心世界的有价值的信息,于是,她把她的咨询师装备了小马、小人、小火车,通过研究孩童如何玩玩具,成为一名儿童精神分析学家。先是在柏林,后是在伦敦,她从1926年开始一直住在巴黎。

1919年,梅兰妮发表了她研究小儿子Erich的文章,不久,她******在柏林协会发表她的论文——菲利克斯的学习障碍,在接连几篇论文发表后,梅兰妮成为了柏林协会的正式会员。当时儿童精神分析仍然是一个极具挑战的领域,梅兰妮在儿童精神分析的成果不断改变着人们对于儿童精神分析的认知。这是一条十分曲折的道路,虽然梅兰妮的早期工作受到了一些权威人士的支持,但反对与质疑的声音一直很多。当时,有一件事引起了精神分析界的轰动,一位精神分析师被她所分析的孩子杀害,这激起了精神分析界对于梅兰妮创造的儿童精神分析方法安全性的怀疑。不久,她在柏林精神分析协会中受到了抵制。然而,英国协会对于梅兰妮的研究很感兴趣,邀请她来伦敦开展关于儿童分析的一系列的演讲,这次行程,改变了梅兰妮的命运。

她的研究受到了英国的欢迎,第二年,应好友欧内斯特·琼斯的邀请,梅兰妮开始定居伦敦,并发表了关于儿童分析的研究报告。虽然梅兰妮的儿童分析技术具有很好的效果,但这一技术可能会对儿童正常成长产生不良影响,她的研究遭到了弗洛伊德女儿——安娜·弗洛伊德的学术攻击。不久,梅兰妮的女儿梅利塔来到伦敦投靠母亲,希望在精神分析中崭露头角。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梅兰妮相继发表了一系列重要的研究成果。在《符号形成在自我发展中的重要性》中,她提出了符号形成能力是儿童时期健康成长的重要因素。随后《儿童精神分析》的出版,为后续偏执-分裂和抑郁状态概念的提出奠定基础。1934年,梅兰妮的大儿子登山时不幸去世,她的女儿梅利塔与梅兰妮关于儿童分析的意见不合。次年,梅兰妮创造性地提出抑郁状态,随后又发表了《爱,愧疚与修复》。

当时,英国精神分析界存在两大阵营——梅兰妮派和弗洛伊德派。两个学派互相辩论,相互攻击,又不断用各自方法深入研究精神分析。1942年,一个长达6个月的会议在英国召开。如同两大帮派的对决,梅兰妮和安娜坐在对峙席位上,两大阵营相互发言,激烈辩论。两者僵持不下时,苏珊发表文章——《幻想的性质和功能》,文章证实梅兰妮的婴儿幻想概念与经典的弗洛伊德观点相关,并由此衍生出了精神分析学。至此,争论已久的话题有了定论。在这次会议中,梅利塔情绪激动地控诉了梅兰妮精神分析对于一个孩子的伤害。辩论失败后,她奔赴美国,直至梅兰妮去世后,才再次回到英国。令人感叹唏嘘。

这次史诗级的学术辩论会议后,英国精神分析界划分出三大群体,梅兰妮派,弗洛伊德派和中间派,此前剑拔弩张的气氛得到缓和。梅兰妮继续在精神分析中耕耘,后来她细化了自我分裂和投射性认同的概念。

NO.3 儿童精神分析

在她1932年出版的著作《儿童精神分析》中,他描述了早期婴幼儿面对的困难心理状况:脆弱,完全依赖于成人的慈悲,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克莱因写道:“婴儿无法认识到周围的人实际上是拥有各自认知的现实以及独立思想的人。在最早的几周中,母亲对于她的孩子甚至不是母亲。”据克莱因所述,而是一对乳房。这对乳房神出鬼没,有着无法预测又令人痛苦的随机性。婴儿对其母亲所有的感受,就是强烈的痛苦,紧接着同样强烈的快乐。当有乳房,有母乳时,婴儿就会感受到一种原始的平静与满足。这种感觉中弥漫着安宁、感激与亲切。

这些感情会在成人阶段强烈的与爱恋相联系,在恋爱中,乳房持续地扮演各种重要角色,但是,当乳房由于各种原因不见了,婴儿会感到饥饿、暴怒、害怕、复仇心切。克莱因认为,这使得婴儿采取一种原始的防御机制,以避免陷入无法忍受的焦虑,这种机制就是:婴儿将母亲认作两个不同的乳房,一个好乳房,一个坏乳房。婴儿极其憎恨坏乳房,想要把这个邪恶的,给自己带来沮丧的物体咬到重伤,咬到毁灭。但是,好乳房则被敬仰为完完全全善良又温和的存在。健康的发育会慢慢取消这个分裂。孩童慢慢知道了没有完完全全的好乳房,也没有完完全全的坏乳房。两个都是母亲的一部分。母亲令人困惑的兼容了正面与负面的形象,是快乐与沮丧的源泉,愉快与痛苦的集合体。

孩童于是发现了克莱因精神分析中的一个关键点,也就是矛盾情绪这个概念。能对某人抱有矛盾情绪,据克莱因所言,是精神层面上的一项重大突破。是步向成熟的第一座里程碑。但这不是一劳永逸的,也不是必定发生的,一个健康的孩童只能慢慢地体会到意图与现实的区别,体会到母亲的意图与其手中的孩童的感受的区别。这些复杂的心理互动属于一个称为“抑郁心位(depressive position)”的阶段,一段清醒而忧郁的时间,一个正在成长的孩子的潜意识这时意识到,现实比之前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善恶好坏是纠缠难分的。

母亲或是任何人不能简单地为每件错误负责,几乎没有全善或全恶的存在。事物是令人迷惑的需要思考的善与恶的混合,这很难接受。克莱因认为,这能解释孩童走神时那深邃严肃的眼神。在这样的时刻,这些小人看起来非常地睿智庄严。他们内心某处映射着是成人世界纠缠难分的道德。

不幸的是,根据克莱因的分析,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经历抑郁心位。有些人会卡在那种原始的分裂上,她称之为偏执-分裂样心位,他们会卡住很多年,甚至会持续到成人时期。这些人不能忍受一丁点的模糊性,他们热衷于保持自己的单纯性,他们要么爱,要么恨,他们寻找替罪羊,或是将某人理想化。在恋爱时,他们先是不顾一切的热恋,然后不可避免地,在其爱人在某时做了什么让其失望的事的时候,他们的态度会瞬间转变,再也不能从这段恋情中感受到什么了。这些不幸的人会不断地寻找新的恋人,寻找完全的满足,寻找完美,而每次他们的恋人都会犯错,破坏掉他们的完美憧憬。

梅兰妮对于精神分析的重大贡献是不可否认的。她将弗洛伊德的理论进一步发展,建立起了客体关系理论。虽然这个名字比较高大上,但大家回顾一下自己的成长,或者翻看一些网络上富含哲学的话,或多或少可以看到客体关系理论的影子。客体关系理论通俗来说,就是孩子的精神成长过程会受到早期与父母关系的影响。因为在孩子的早期阶段,当儿童开始与外界建立人际关系的联系时,父母是儿童早期接触的重点甚至唯一的对象,儿童最初与父母建立起来的关系形态,会深刻地影响到他们未来建立的人际关系形态。



上一篇:这7种家庭容易培养出优秀的孩子,跟有钱没钱无关

下一篇:心理咨询过程中的五个常见的步骤

首页
电话咨询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