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心·专业 >


【马龙·释梦】梦见自己不能动 – 超我与防御机

更新日期:2017-02-09

 

人们会梦见在一个必须移动自己来逃离危险的时候动不了。或者想要大声呼叫的时候却失声,叫不出来。这里存在一个冲突,一部分的他想做,一部分的他做不了。

弗洛伊德提到过检查机制,后来被他改称超我。事实上,超我不仅是阻碍梦的语言清晰表达的心理趋势,它还是无意识人格中非常重要的部分。就是人格中与权威认同的那部分。它源自童年早期和父母的认同。孩子只有渴望,而很多渴望都不被允许。父母的权威被内射,孩子再和内射部分认同。最后,孩子将权威内化,并终生拥有这种权威。这种内在的权威,弗洛伊德称之为‘超我’。‘super ego,超我’这个词是两个拉丁词。‘ego’在拉丁语里边是‘我’的意思。所以‘ego’就是‘我’人格的一部分,也就是自我意识。比如说,我想吃饭,我想做什么。人格的这个‘我’的部分,就是‘ego’。‘super’在拉丁语是‘在上面’。所以,‘超我’在‘自我’之上。是一个给自我下达命令的形象。在梦中,当我不能做一些事情,不能动,不能说,不能走等等,代表了超我的禁止。甚至在梦中,人们也想和自我认同,做梦者也想动,但一些源自无意识的,不明的物体禁止‘我’去做。

 

 

有的时候,比如在梦中我喜欢一个老师,可能代表着在现实生活中我讨厌我的父亲。这个东西恰恰是超我带来的,因为超我根本不允许我在意识中讨厌父亲。所以它用了两个置换。第一个,是把不喜欢置换成喜欢,第二个,用老师来置换他爸爸。这样它才能在梦里呈现出来,因为梦是一个妥协形成的过程。

 

超我是残酷的,请大家小心自己的超我。超我属于无意识,但不是无意识。它们不能划等号。



自我知觉产生了自我意识。最后,我可以完全意识到坐在这里对你们说话的人是‘我’。是‘我’在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这就是自我。但是,自我还想要些被禁止的内容。内在的不让我去做我想做事情的那个部分。就是弗洛伊德称作超我的部分。我想做的事情不是来源于自我。我的欲望不是来源于自我。而是来源于无意识。由于无意识无法意识到,自我对其毫无觉察,所以我们可以说无意识是无法意识到的,而这个超我会禁止‘我’做些事。于是‘我’知道,有些事情‘我’不能做,这是能意识到的内容,但当‘我’不能做某些事情时,‘我’会以为法律,父亲,妻子不允许‘我’做这些。现实中,‘我’根本意识不到,我认为自己不能做的那些事情,不是被父亲,妻子,或者法律禁止,而是被内在的自己所拒绝。所以,超我也是无意识的。反应的结果是有意识的,但是超我本身是无意识的。ego自我真的是太可怜了,它能做些什么呢?因为可怜的自我接收无意识的欲望,但那些欲望又被无意识的超我禁止。此时,激烈的心理冲突就会产生,自我就夹在了‘要’与‘不要’之间。

 

所以,‘我’想要躲开这一切。而避免它的最好做法就是不再去意识到无意识的欲望。为了不意识到无意识的欲望,‘我’不得不使用自我的防御机制。比如:压抑。但是我无法有意识的去压抑。只能无意识的去做。所以,弗洛伊德认为,所有人的人格结构都有四层。第一个是意识,自我意识,其余的三部分全是无意识部分。但是第二,第三部分却也是自我的一部分。因为防御机制属于自我。所以,必须承认,自我是人格中唯一有意识的一部分。但是自我还有一部分是无法意识到的。所以,运用自我无意识的部分,‘我’帮助自我防御了无意识。于是‘我’就可以和无意识的超我保持良好的关系。但是,在‘我’之外存在现实。如果不工作,不挣钱,我就无法生存,如果过马路不左右看的话,某天我可能回被撞死,所以,我必须去关注现实。可怜的自我,我们所有的人都必须关注外部现实,无意识,超我。我们能用无意识的防御机制防御无意识。但是无意识的防御机制在应对现实时会失效。



现在,你们知道活着有多难了吗?为什么大家那么脆弱,还生病?因为可怜的自我负担太重了。孩子们看上去为什么比成人快乐一些呢?因为他们没有超我,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现实,他们只有欲望,就算他们使用的防御机制非常原始,也没什么大不了。所以,他们的世界全是快乐– ‘啊,我的生活多美好啊!’。但事实上,不是这样的,这仅仅是弗洛伊德的想法。后来克莱因出现了,将孩童美好的世界完全摧毁。因为她发现孩童的世界同样令人困扰。

 

 

感受超我的方式来源于现实。学校,父母等等,是帮我们感受超我的方式。从这个层面上解读,超我是源自现实的。但超我又不是现实感。内化了之后超我就完全和现实分开。比如,我的父母不是很严厉,但我的超我可能很严厉。弗洛伊德说,所有人的超我都比父母严格得多。随着自我的成长,它会开始接触现实,提升超我,创造现实感。而现实感和超我有些相似,但却不完全相同。为什么会如此运作呢?你们需要知道弗洛伊德的两个支配心理发生过程的原则。



第一个是快乐原则。无意识只遵循快乐原则。喜欢就想要。如果仅仅遵循快乐原则,总有一天会在现实面前摔跟头。我必须发展一种新的原则:现实原则。现实原则与超我相关。快乐原则和现实原则的区别在哪里呢?因为即便是现实原则,也要快乐。所以它们的目的相同,但它们使用的方法截然相反。快乐原则是,如果我喜欢,我就要立即完整的得到它。现实原则是,我喜欢它,但是我不能立即完全地获得它。所以,我会等一等再得到它。而且只是部分的得到它。于是,最后我会得到它而且没有任何危险。

 

我喜欢用一个例子来诠释这两个原则。那就是苍蝇和狗的例子。

 

大家见过苍蝇想从玻璃窗飞出去的景象吗?因为有玻璃,它飞不出去,只能一次次的尝试。有时候甚至飞到死还是飞不出去。也许旁边的窗户就开着,但它们意识不到,因为它们的大脑很小,只能遵循快乐原则。它们想要现在,立即就出去。相反,如果一条狗想要吃玻璃外的食物,它会左右看看,观察一下,找到一条可以通向食物的路。和智力无关,虽然狗的智商比苍蝇高,但狗的行为与智力无关。因为狗有控制自己欲望的能力。它知道为了得到食物,需要暂时放弃食物。所以为了得到食物,它必须先放弃食物。于是他先控制了自己的欲望,然后才能去满足它的欲望。

 

所以超我也是控制我们欲望的一个方式。这就是超我和现实的原则之间相似的地方。因为超我是内射而成,而且它比父母或现实更加苛刻,所以,有时候,超我并不遵守现实原则,而是去遵循快乐原则。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得到平静,我宁愿让自己受苦,也不去发现快乐。意味着:我在痛苦中找到的快乐比真实的快乐更多。

 

举个简单的例子方便理解:比如性欲望。当今的社会中,性欲望已经可以很好的表达,但是二十年前,性欲望或多或少会被禁止,只有在婚姻中才能得到满足。所以,我的性欲源自于我的身体和无意识。最后,自我也意识到了‘我’的无意识的性欲望。但是,也许是现实或者什么别的原因禁止我满足性欲。而且,当婚外的性欲被禁止,超我肯定也会禁止我满足性欲。让我们假设存在一个苛刻的超我以及一个过度压抑的性欲。性欲会给我带来巨大的焦虑。于是,我使用自我的防御机制将性欲压抑。那就意味着,我忘记了我的性欲望,我意识不到我的性欲望。接下来,一旦我遇到一个激发了我性欲的美女,我立即禁止了自己感觉到这种欲望。我停止了对快乐的需求。但这么做却让我感觉到了另一种快乐。因为最终,我得到了我的平静。这就是为什么弗洛伊德说,所有的梦都是愿望的表达。那为什么弗洛伊德还说梦是欲望的表达呢?因为我的欲望被禁止,但超我却满足了它的欲望。

 

本文地址为:http://www.fateman.cn/xinli/xwzy/13.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感谢!

More:上一篇  下一篇

首页
电话咨询
在线咨询
网站目录